小花唠嗑

www.dayong.name

可言诞生日记 (二)

2008-10-08 23972 views 23

小小花诞生日记(二)——待产室,痛苦的深渊

被推进一间房间,我想应该是待产室了,大概有6张床左右的样子,不过这个时候除了我以外只有一个孕妇,看来她没有发作,一点动静都没有,很安静的躺着,估计这位应该是等待第二天一大早被剖的。

没等我多想,护士就把我五花大绑了,肚子上被缠了很多线,应该是胎心仪,随即我便能在墙上的显示屏上看到宝宝的心跳速度了,很正常,我知道。我的到来让两个值班医生忙了好一阵,一个负责录入我的资料,另一个来看看我到底宫开几指。就是传说中很难受的“内检…。我觉得还可以忍受,就是一定要放松,越紧张越痛。医生说:宫开一指。我没有吃惊,心理早就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。

接着是一个小护士给我备皮,传说中这个备皮很难受,我觉得身体上没什么难受,小护士的手脚也挺轻的,一般来说应该也不会刮破的,不过心理上是有点难受,感觉自己像一只待宰的小肥猪!不对,是一只怀了小肥猪的大肥猪。为了放松自己的心情,我和小护士聊天,问道:刚才那个医生给我检查是不是就是“内检…?她特好奇,回答到:“对啊,也叫阴检,你学医的啊?…我随即很自我膨胀的回答到:“略懂!…

等医生护士都忙完了,纷纷离场,估计睡回笼觉去了,我看看墙上的钟,凌晨4:30分,我开始有点点阵痛,8分钟一次,其实要不是先破水,这个时候都没有必要来医院,在家等待更好。我迷迷糊糊,也睡不踏实,给大勇不停发短信,结果手机只剩3格了,突然发现充电器带错了,慌忙差遣大勇回家拿,这个时候手机很重要,我怕到了关键时刻,特需要家人鼓励的时候,手机没电了,那我失去了外界的一切联系,真是叫天天不应了。后来得知,大勇回家拿了充电器在门口穿鞋锁门的时候,把充电器放在了鞋柜上了,回到医院才想起来,结果又回家一次。。。。。。我暗想:大勇!别紧张塞!

其实时间过得也并不慢,每个小时被我分成了几个8分钟,有时候记一下时间,有时候迷糊一阵,很快就到了早上9点了,白班的医生护士陆陆续续都来了,产房里多了一个孕妇,这位姐妹比较痛苦,估计是阵痛的利害,呻吟声比较大,护士们对她颇有微词,说她耐受能力太差,而且浪费体力,到时候更不好生。我一边很同情那位姐妹,一边又害怕自己到时候会不会情况更加惨烈。

9点半以后,疼痛开始加剧了,我觉得它是一只得寸进尺的魔鬼,这分钟你以为自己战胜了它,后一分钟它又会变本加厉。此处我省略一些笔墨了,因为当时唯一能做能想的,而现在能记住的事情,就是忍,忍,忍。

没多久大勇被放进来探视了,给我带了婆婆做的稀饭、卤蛋,还有哥哥买的馒头什么的。我根本没有心思吃饭,也没有心思聊天。甚至连大勇关切的问题,我都不愿意回答。可能是性格的原因,我比较喜欢独自面对痛苦,仿佛这样能让自己更坚强一些,也不喜欢用叫喊来发泄,此时我作面壁思过状,一次又一次的默默地忍受着痛苦的袭来,什么屁呼吸法,这个时候根本不管用。大勇每次看到我抓住床沿的手开始充血,变成紫红色的时候,便知道,我又开始经受折磨了。他只好默默得坐在我旁边,什么也不说,其实这样足够了,我只要知道他在就行了。

助产士和医生检查过我的情况,知道我一切正常,所以有空的时候才会来看望一下我,并且时常表扬我:这个产妇真乖,不乱动也不喊叫。要是大家都像她就好了。我无力沾沾自喜,只想说:我不是乖,我是疼得没有力气了。。。。。。就像狂风暴雨中摇曳的小船,在惊涛骇浪中不停得翻滚,狼狈不堪,随时都有可能被打翻。

小姜是我在待产房的助产师,当然,她不可能全程陪着我,产妇实在太多了,我抓住她过来的间隙求助道:我快受不了了,怎么办?真的很疼。她说:我知道很疼,一年前,我就是在你睡的这张待产床上,当时大家都知道我自己是助产师,所以根本就不管我,我自己给自己接仪器,自己给自己做心理辅导。我能够体会你的感受,是很疼很疼,但是没有办法,这个时候只能自己扛过去。而且我生了10多个小时。我听了以后特别惊讶,特别佩服她,感慨道:你太厉害了,你怎么挺过来的啊?小姜乐了,说:瞧,你还能和我聊天嘛,算谈笑风生了,看来你还能坚持,潜力大着呢。说完就被紧急情况呼唤走了。我当时只恨自己没有晕死过去。。。。。。

没有办法,正如小姜说的,这个时候我只能自己扛过去。疼得厉害的时候我会下床走一走,这样可以有助于宫口的打开,不过记得一定要取得医生的同意,因为在羊水破了的情况下,是不要随意走动的。我当时因为胎头已经堵住了宫口,所以下地走的时候,羊水已经不会继续流了。其实当时我下身根本没有穿裤子,不过衣服长,而且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疼得厉害的时候,我只能弓成一个虾米,扶在床边发抖。就这样躺一会,走一会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又熬过了2个多小时。快到12点的时候,我已经筋疲力尽,忍耐的极限已经被超越得太多太多了。终于,我开始有点无法控制自己。

我倒在床上,让大勇去叫来了他的堂妹,堂妹是这家医院的妇产科医生,也是我生产过程中的一个重要人物,在关键时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。我早就跟她说好,要是我实在不行的时候,帮我找个麻醉师打无痛分娩的镇痛针。所以她在我的心中就是最后一个华佗了。不过她的出现并不是来满足我的请求,而是来說服我的,作为一名医生,她不建议我打这个针,首先打这个针本身比较疼,再说,不是所有人都有效果,而且会延长产程,延缓宫口的张开,到时候时间过长反而要打催产针就得不偿失了。最后,她来了句狠的:要是有后遗症就麻烦了,说不定会腰疼。不过当时就算她有一万个理由,我都受不了了,我央求着,你们不要不管我,不给我打针,就送我去剖了吧。只怪自己没有把眼泪流出来,其实当时不是不想哭,是根本哭不出来。要问我感受,我只想说:想死!最后他们扭不过我,把刚从手术台上下场的麻醉师叫来了,不过我开心地太早了,他也是来给我做思想工作的,语言更加酷毙:“多一层手术环节,就多一层风险,给你2分钟考虑。…

在众目睽睽之下,我尽然迟疑了,堂妹看出了我的思想斗争,说:“不打了吧。…我只好咬住嘴唇,视死如归的点下了头。大伙如释重负,赶快对麻醉师使眼色,低声说:“快走,快走。…我心里想:“关键时刻,对我真够狠的。…

麻醉师一走,代表着疼痛的噩梦将无法抑制,我也带着一颗绝望的心继续忍耐。医生看我体力透支,决定给我打一针安定,至少可以上我昏睡一下,护士在我手背上擦酒精的时候还柔声细雨的说:“打在手背上噢,有点痛,忍一下!…我心想现在就算割肉我都不痛。不过我还是阿Q的问:“打了这个针是不是肚子就不会那么痛?…护士很不忍,看着我很期待的表情很不坚定的点了点头。我知道了,她是骗我的。

这针下去,感觉很奇妙,好像自己被分成了两个人,一个是精神,你能感到麻醉的作用从手背通过血管贯穿全身,头很重很重,眼睛都睁不开了,但是好像又无法睡去,另一个是肉体,没啥说的,依然很痛,甚至更加痛,我真怀疑这个药是不是有促进宫缩的作用。整个身体在无尽的痛苦中下沉,下沉。。。。。。

安定针过后,我又熬过了一个小时,大概是中午1点的样子,其实这个时间是生完大勇告诉我的,我当时根本不记得时间,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送进产房的。只是记得隐约中有个医生经过了一次内检,说:宫开7指,进去吧!终于来到最后一个环节了,我挣扎着打开眼睛:心想我还没有死去,只好为自己加油了。。。。。。

赞(0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  •  EVA
     2010-11-28 02:09:55  回复该评论
  • 谢谢你留下的点滴文字,让我们还没经过的人,能有个心理准备,喜欢你们加油!
  •  小艾
     2009-03-19 00:43:31  回复该评论
  • 母亲真是太伟大了,我看哭了。
    我一边看一边想,我生的时候一定要大哭一场~
  •  熙ZZ
     2009-01-06 12:23:47  回复该评论
  • 小花,看到你的日记,我想到我生产的时候的事情。。。。也是在侧开了一刀。。。也是拿着手机不停地发短信,也是直走停停。。。痛得没力气叫唤。。。。。
  •  小燕
     2008-11-30 16:51:31  回复该评论
  • 看到后是心里即担心又心喜,坚强的妈妈
  •  小菜
     2008-11-17 10:29:16  回复该评论
  • 学到了不少知识~我也快生了,有点怕怕的~希望能向你一样坚强能熬过去!!
  •  bazie-jaey
     2008-10-29 17:39:10  回复该评论
  • 写得太真切了,跟我生的时候一样,尤其是要求打麻醉针那一段~呼~~~~太同感了!!!

发表评论:

扫描微信

扫一扫添加微信

扫描微信
Music